法制建设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三大建设 > 法制建设
河南办理的“刑事缺席审判第一案”写入两高报告具重大意义 对外逃人员形成实在法律威慑
时间:2022-03-09 09:56:13  来源:大河网   点击数:

 

河南办理的“刑事缺席审判第一案”,首次适用刑事缺席审判程序审理程三昌案。

对程三昌的缺席审判正在进行

 

  3月8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分别向大会作了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大河报·豫视频记者注意到,由河南司法机关办理的我国“刑事缺席审判第一案”程三昌贪污案,被写入两高工作报告。相关法律界人士表示,这释放出了不让腐败分子逃罪,无论逃到哪里也逃脱不了法律制裁的司法信号。

  河南司法机关办理的程三昌案,写入两高工作报告

  “境外不是法外,首次适用刑事缺席审判程序审理程三昌案。”“河南检察机关对逃匿境外拒不归案的程三昌适用缺席审判程序提起公诉,已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两高工作报告中,均提及了程三昌案。

  2022年1月17日,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百名红通”人员河南省漯河市委原书记、豫港(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程三昌贪污一案,对被告人程三昌以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追缴程三昌贪污犯罪所得依法予以返还。

  经审理查明:2000年12月7日至15日,被告人程三昌利用担任豫港(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职务便利,以在新西兰设立分公司为由,先后三次指使财务人员将公款转入其名下支票账户及其在新西兰开设的个人账户,非法占有公款港元、新西兰元、美元折合人民币共计308.88万余元。程三昌于2001年2月7日逃往境外。

  程三昌案是我国适用刑事缺席审判程序审理的第一起外逃被告人贪污案。程三昌在境外,其近亲属代为委托两名辩护人为其出庭辩护。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依法充分保障了缺席被告人程三昌的各项诉讼权利。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程三昌的行为构成贪污罪,数额特别巨大,应依法惩处。程三昌逃匿境外逾20年,拒不到案接受审判,拒不退缴赃款,应予从重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缺席判决。

  该案为何被称为“刑事缺席审判第一案”?

  “对程三昌一案适用缺席审判程序是我国刑事诉讼中零的突破,实现了‘纸面上的法律’从制度层面上被激活,向‘行动中的法律’的转变,对外逃人员形成实实在在的法律威慑。”办案人员称。

  据了解,2018年修改的刑事诉讼法在“特别程序”中专门设置了“缺席审判程序”一章。该程序的建立是适应新时代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需要的重要立法,对程三昌的缺席审判,是此项特殊程序的首次实践,破解了在反腐败追逃追赃国际合作中的困境,丰富了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法律手段。

  所谓缺席审判,是指法院在被告人不出庭的情况下,对案件进行审理和判决。刑事诉讼原则上实行对席审判,只有特殊情况下,才实行缺席审判。

  该案的办案人员介绍,适用缺席审判程序的案件,必须是已经充分开展了追逃工作,但被告人因主客观原因确实不能到案,已掌握的证据可以排除合理怀疑的追逃追赃案件。开庭前,审判机关还必须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向被告人送达传票和起诉书副本。

  “该案一经判决,意味着程三昌不再是‘犯罪嫌疑人’,而是由人民法院依法定罪量刑的罪犯。这表明,贪腐分子逃到哪里都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办案人员说。

  据介绍,程三昌案成为刑事缺席审判第一案,有关部门经过了深入研究论证。缺席审判制度的适用无论是在罪名适用范围,还是在适用程序上,都有着严格的限制条件,本案程三昌实施的贪污罪完全符合适用缺席审判程序的条件,符合法治原则的要求。

  案件的审理向已经外逃和可能外逃的贪腐分子发出强烈信号

  “程三昌作为被告人,其实际知晓自己被指控,这也是缺席审判程序适用的制动点和权利保障的基础。法院通过起诉书副本、开庭传票等法律文书的有效送达,以及向其告知不按要求到庭的法律后果,充分保障了程三昌的知情权。”办案人员介绍,虽然程三昌自愿放弃出席审判,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和发表最后意见的程序无一缺席。

  “庭审重事实重证据,实现了实体正义与程序正义的统一。”办案人员说,法庭严格依照法律程序,恪守罪刑法定和证据裁判等原则,在认真听取辩护人对指控事实和证据提出的意见后,经过法庭辩论和质证,在事实清楚和证据确实充分的前提下,依据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认定程三昌非法占有公款的行为构成贪污罪。

  在依法量刑上,法庭综合考量此案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以及程三昌贪污罪的犯罪性质、贪污公款的数额特别巨大等事实,特别是犯罪后逃匿国外,经近亲属多次劝返仍滞留国外,未能退缴赃款,收到起诉书和传票后拒不到案接受审判等酌定从重情节,依照刑法从旧兼从轻原则,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教授王秀梅认为,尽管程三昌在逃匿逾20年之后才被缺席审判,但相较让其逍遥法外而言,缺席审判程序适用是迅速和及时的,是公正和有益的。

  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副主任、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起草组负责人余茂玉在受访时表示,这些案件的审理向已经外逃和可能外逃的贪腐分子发出强烈信号,无论逃到哪里也逃脱不了法律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