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安互动 > 一点资讯
尿毒症女孩兰妮妮,想对亲生父母说“我不怨你们”
时间:2017-12-06 16:34:12  来源:中国长安网   点击数:

  11月29日,网上一则《彬县22岁女孩患尿毒症 想见见亲生父母》的报道,引起中国长安网的注意。中国长安网官微随即转发并号召爱心接力,开设“为22岁尿毒症女孩找妈妈”微博话题#,目前阅读量达138万,转发和讨论5百余条。一天之内,@陕西公安、@咸阳公安、@平-安彬县 三地公安官微积极转发,开展线上线下的爱心互动。咸阳市以及彬县两级公安去医院为女孩采集了血样并开展调查走访,现对比工作正在加紧进行中。中国长安网独家采访,为您揭晓尿毒症女孩兰妮妮与家人背后的故事。我们将持续关注,敬请期待!

  □王淑静

  “真羡慕他们那么自由,那么健康。”

  隔着电话,22岁的兰妮妮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今身患尿毒症的她每天只能躺在床上,翻翻朋友圈里的多姿多彩。

  “打工的时候很开心”

  患上尿毒症以前,年纪轻轻的妮妮去过4个地方打工。

  16岁初中毕业后,成绩不好的她没考上高中,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她决定跟随哥哥、姐姐的步伐,走出老家陕西咸阳彬县的小镇出去打工。

  第一份工作是在西安一家方便面食品厂装箱。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第一份工资2000多块,像其他喜欢时尚的普通女孩,她花了几百块钱给自己买了部手机。“在那里交了很多朋友,觉得很开心。”

  后来,她又辗转去了苏州和兰州打拼。北京食堂窗口卖饭,是她的第四份工作。

  

兰妮妮生活照

  2016年10月底,妮妮那会儿正闲职在家,朋友喊她去北京的一个大学食堂窗口卖饭。“以前没去过北京,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逛逛。”

  爱玩的她,和朋友一起去了天安门。“那天特别冷,感觉比西安还冷,空气也不太好。”兰妮妮说。

  玩得不够尽兴,但没想到几天后,她就“感冒了”。

  妮妮不停的干咳,总觉得嗓子堵得慌,一躺下就感觉呼吸困难。白天,她需要戴着口罩上班,压低声音咳嗽,但不久后又开始吐,后来连腿和脸都肿起来了。

  吃完附近诊所开的药也不见好转,实在扛不住了,她决定提前回家。

  “我是不是没救了?”

  “娃还年轻,想想办法救救她吧……”医院办公室里,一个女人在抽泣。

  她是妮妮的妈妈孙爱侠。

  女儿从北京回到老家后,孙爱侠以为只是普通感冒,没有在意,但妮妮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刚开始还能吃饭、喝点水,后来就一直吐,最终在延安大学咸阳医院被确诊为尿毒症。

  要么换肾,要么长期透析,这是医生的建议。

  “我的肾可以换给她,她以后的路还长着咧……”孙爱侠爱女心切。

  “你们家有没有过类似的遗传史?”医生按照惯例询问。

  孙爱侠一时间沉默了:“没有,她不是我们亲生的。”

  ……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她慢慢地挪到女儿的病房门口,擦干湿润的眼角。“如果能找到孩子的亲生父母,匹配度会高一些。”她的脑海中一直回响着最后医生对她说的话。

  一个笑脸推门进去,她走到妮妮的病床前:“娃不要多想,咱这个病肯定是能治好的!”

  听妈妈这么说,女儿使劲点了点头。

  直到有一天,透析之后,呆闷了的妮妮问:“医生,是不是做完这次透析,我的病就可以好了?”这个年轻的姑娘才知道了真相,没有合适肾源的情况下,她只能靠长期透析维持生命。

  

病床上的兰妮妮

  听到这里,妮妮立马趴床上就哭了。那是她第一次在家人面前流泪。“一想到要每天躺在病床上,一周两三次透析,就受不了。”

  晚上家人都走了以后,妮妮又一个人蒙着被子哭了很久。

  她曾一度抗拒治疗,不吃饭也不吃药,整个上午都不说一句话,就在床上躺着,偶尔冒出来一句:“我是不是没救了?”

  “可怜的,把娃要上。”

  孙爱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妮妮的场景。

  1995年清明节早晨八点多钟,房东敲开他们的门:“要不要收留一个女娃?”

  “当时孩子圆圆的小脸,看上去胖乎乎的,皮肤很白。大概是刚出生不久,头发还是湿的,脐带也没剪。”孩子被包在一条深绿色、熊猫黑竹叶图案的襁褓中,外面是一个粉红色竹叶图案的小被子,看上去有点脏,里面的棉絮有一坨没一坨。

  “可怜的,把娃要上。”那时候孙爱侠自己的女儿刚刚两个月大,还没断奶,和患有小儿麻痹的丈夫长期租住在咸阳城郊,靠男人蹬三轮摩托养家。为了上户口,他们把孩子的出生日期报成和女儿同一天,起名叫“妮妮”。

  爷爷奶奶都很喜欢妮妮,从小看着她长大。妮妮的童年记忆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暑假跟着他们在山里放羊。“小时候上学,爷爷奶奶也总会偷偷给我钱和零食。”

  只有一次,妮妮对身世有点儿怀疑。

  几年前,她意识到姐姐的生日是11月份,而自己的生日在来年3月份。“时间挨得这么近,不太可能吧?”

  问过姐姐,她也说不清楚。但转念一想,“家人待我这么好,怎么可能不是亲的?”自嘲一番,没有再去问母亲。

  曾经,也有人跟她开过这样的开玩笑:“你跟家人长得都不像,不是亲生的,是路边捡的吧?”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不愿意去深究”。

  “我不怨他们,也理解”

  “在胳膊上的静脉和动脉分别插两个管子,针头都很粗,把血抽出来过一下机器。机器相当于代替肾脏,把里面的毒素、水分排一遍。”一年后的今天,她已经可以平静地给中国长安网记者讲解透析的过程。

  

正在做透析的兰妮妮

  半年前,她无意间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当时,妈妈孙爱侠在咸阳找到当年发现妮妮的房东,向她打听有没有希望找到孩子的父母,以及更好的医生。

  一番寻医过后,依然无果。

  “救娃的命,只能是她的父母。”孙爱侠没想到房东一下说出了自己埋藏20多年的秘密。

  妮妮当时站在旁边,一句话没说,走到院子里站了很久。

  “当时懵了,听不进去后面他们又说了什么。”她感觉眼泪都出来了,又咽了回去。路上妮妮什么都没问,从此以后,她和孙爱侠彼此都再没提过这件事。

  “怎么都让我摊上了?老天爷对我真不公平。”刚开始妮妮觉得很难过,但看到孙爱侠和家人们为了自己倾尽所有,她突然释怀了。

  在家人的陪伴下,妮妮不再反抗,平静地接受治疗,也很感谢来自社会各方面的爱心。

  现在她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见亲生父母一面。“因为得了这个病,谁都不知道(还能活多久),活得长一点的五年十几年,有的说不定几天就走了。”

  “我不怨他们,也理解,有难言之隐吧。”妮妮对中国长安网记者说。

 

  我们在此呼吁知情人,有任何线索也尽快与警方联系。

  联系方式:

  @中国长安网或微博私信

  “长安剑”评论区留言或私信

  咸阳市公安局:029-33880167

  彬县公安局:029-34922868

  你动一下手指,每一次转发都为重病中的兰妮妮实现唯一的愿望增添一份希望!

    中国长安网12月6日电